坂田宅基

【盾冬】Mr.&Mr. Rogers 01

夜雪衔枚:

原作:美国队长2、史密斯夫妇

作者:夜雪衔枚/不言骑

分级:NC-17

警告:无警示内容

配对:Steve/Bucky



“Damn it, Rogers. Damn it.”

 

和他共事十年,精明优雅、为人冷静的Romanoff发出一个因为咬得太重而不幸浊化的清音,最终结束了她的发泄。

 

漫长的五分钟里,Steve抓着手机,连一声见缝插针的附和都没机会发出来。他甚至觉得自己一头雾水,完全在状况外。毕竟你得知道Romanoff这样的姑娘从来不会因为被人不小心冒犯一下就气得跳脚,如果有人能把她激怒——不管为了什么——那绝对是个了不得的私人恩怨。

 

“好了Tasha,冷静点。”Steve看了眼表,硬着头皮安抚道,“或者至少先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

 

“喔。”Natasha的呼吸噎在喉咙里。她空咽几下,才说,“几个小时前,我还在伊朗。”

 

Steve挑了挑眉,把夹在肩头的电话拿起来,放下汤勺。Natasha的声音沙哑,回忆却非常简洁,像她的行事作风:“任务本来很顺利。我们从研究院截到那个核工程师,但车在敖德萨附近被射穿了轮胎。”Natasha顿了顿,好一会儿之后才继续下去:“是当场死亡——我试着去挡,也被子弹擦中了后腰。苏联出产,没有膛线。拜拜比基尼。”

 

“是他们的人——Hell Hydra。”她咬牙切齿地诅咒道,“那是Winter Soldier,一定是他。隔着八百码我也能认出他那双炭笔戳的、傻兮兮的熊猫眼。”

 

“……”

 

“所以九头蛇知道神盾的计划了。”Natasha说,她很快注意到什么,停下来转开话头,“在听我说话吗,Steve?怎么觉得你今天不太对。”

 

“听着呢。”Steve迟疑地愣了一下,“……还为你感到难过。”

 

“噢,别虚情假意了。不问点什么,美国队长?对九头蛇也不上心——Rogers,你干脆拿手指敲敲‘快挂掉电话’的摩斯码。”Natasha翻了个白眼,“说起来,我好像还没问过你怎么在这种节骨眼儿上突然请这么久的假。”

 

“没什么特别的,Tasha。”Steve在围裙上抹了抹汗湿的手掌,“听着,我可能是有点分神,但那是因为正忙着做饭。不如改天聊吧,Bucky快回来了。”

 

“嗯——”Natasha拖了一个长长的、怀疑的尾音。

 

“真的很抱歉出了这种事。我知道我该做点什么,或者至少有点耐心。但我跟Fury谈过,我不支持洞察计划——对,这想法挺不错。我也知道神盾局会好好利用它,只是——”该死,他几乎要咬着舌头了。

 

Steve挫败地垮下肩。

 

他没头没脑、干瘪突兀地说:“我们……打算领养一个孩子。”

 

“什么??”

 

“才决定的。”

 

坦白的感觉好多了,Steve想。他不是能藏住事的那类人:“Bucky好不容易才答应这事,所以我请了假——而且我想Fury应该也会希望我跟他在冷静上都花点时间。”

 

他踱开两步:“Tasha,我下午刚刚联系过调查组。他们给我发了邮件,孩子们都可爱的要命。我闹不清……你知道我有多爱他,一切都跟做梦似的。老天,我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值得任何比这更好的东西——”

 

“Steve?”Natasha大声抱怨道,“虽然不太忍心提醒你但是——我腰疼,真的。现在还有点鸡皮疙瘩。”

 

“Nat.”

 

“好吧。不过真不敢相信你们能走到这一步。Fury知道吗?”

 

“我们没告诉任何人。”

 

Natasha的兴致终于涨高了:“那不行,你肯定需要一个迎接派对。”她笑着说,“大家都得知道这事儿。我先挂了,Barnes太太,不打扰你做妈妈。”

 

她迫不及待想做头一个散布好消息的人,不顾他的解释和劝阻,用俄语说了句恭喜,便匆匆忙忙地挂了线。

 

Steve担忧地叹出一口气。

 

Romanoff的任务失败、Winter Soldier再次出现,也许还只是个引子。现在安理会、神盾局和复仇者联盟正就着洞察计划到底执不执行的问题扯皮,谁都腾不出手来关心一下这个很久以来都没动静的九头蛇。

 

大概Fury很快就会打来电话让他结束假期滚去上班了。虽然工作也很要紧,但他想在那之前留出充足的时间来搞定家庭调查组的事。

 

是的,家庭调查。

 

也许他们该换个窗帘,调查组的人会觉得灰色不适合孩子。Steve看着窗户出神地想。

 

他就这么把伊朗抛在脑后。实际上,如果不是Bucky的电话及时打进来,Steve可能已经打开手机把亚马逊上所有的儿童家居店都搬空了。

 

他手忙脚乱地把听筒贴到耳朵上。满脑子的头绪还没理清楚,电话那头的Bucky听上去倒有些不太高兴:“我打不通你的电话。”

 

“是我的同事,出了点工作上的麻烦。”Steve禁不住微笑起来,“别在意这个。Bucky,你到哪儿了?”

 

“不知道。外面好黑。”Bucky闷闷地说,“什么麻烦,你要回去上班?”

 

“没有,等他们通知我的时候再说吧。”

 

“哦。……对了Steve,我可能赶不上吃晚饭。”

 

“飞机误点?”

 

听筒里传来微弱的哼哼声。

 

“没关系,那我等你。今晚有海鲜汤。”

 

“好吧。”

 

“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拜。”

 

Bucky收起线路,抬了抬眼——Rumlow正托着下颔看他,像在看个笑话。

 

而且他真的把这个笑话讲出来了:“Bucky,鹿仔,小蜜糖,Rogers夫人——”Rumlow把每个单词都拖得很长,并在Bucky的凶恶视线笼罩下翘起二郎腿,感慨地耸耸肩,“结婚真好。知道单身汉辛苦了一天之后回家都喝什么吗?速冲麦片。”

 

“你应得的。”冬兵冷冰冰地横他一眼。

 

“噢,我简直有点不太喜欢你了,Winty。”Rumlow眯起眼睛,“在没跟那个Rogers结婚前,你至少还沉默得很可爱。”


大概吧。冬兵撇了撇嘴——没跟Steve结婚前,一切都很好。

 

毕竟单身就意味着他不用撒谎、圆谎、坚持锻炼、定点喝牛奶和按时睡觉起床,也犯不着跟任何恼人的邻居交往、费时间规划自己的任务行程、再把所有的休息时间都耗在布鲁克林的一间小房子里。更不需要应付什么该死的家庭调查……对,他根本就不想要什么领养来的小孩。冬兵讨厌这种软绵绵、哭啼啼的物种,而且完全没有准备好去做一个父亲。

 

他郁闷地低下头,摆弄起手机。

 

Bucky得安慰自己,这是为了让Steve高兴。他们结婚四年,Rogers从没要求过什么,反而几乎付出了一切。如果这场婚姻全程都是他自己一个人的予取予求,那未免太不公平。

 

况且Bucky也明明大可不必担心,因为调查组根本不一定会通过申请。得了吧,谁会把婴儿托付给一年里有六个月都在外工作的大人呢?Bucky甚至不用扮凶脸,他的铁胳膊就足以让每个小坏蛋在他臂弯里哭得晕过去。

 

——所以你搞得定,Barnes。你是在维护你的婚姻。

 

世上可不会再有第二个Steve Rogers了。

 

他一点也没夸张。冬兵为九头蛇效命七年,唯一的意外之礼就是在哥伦比亚碰见Steve。那是四年前他在波哥大的任务,用一把P226送目标去见天堂里的罂粟田。

 

一切遵循常规。他干掉那个人,然后离开那儿。战斗背心、武器和面罩被藏进垃圾室准备好的长筒包里,他换上普通的游客装束,顺着通道一直走到后门,再在街上堵满人之前匆匆赶回酒店。大堂吧台的侍应生看到他为洗掉隐蔽妆而揉红的眼圈,甚至同情地在伏特加里添了两倍的冰。

 

还在一切暴露之后安慰他:“别担心,警察只是例行盘查游客。有人枪杀了老大。”

 

冬兵皱皱眉头,为了不显得太扎眼,像所有人那样转过身去看门口。六个穿制服的人、剩下一群都是团伙里的喽啰,为首的警官扫了一眼大厅,径直走来。

 

干。

 

“你是一个人吗,”那警察用蹩脚到几乎听不懂的英语问他道,“先生?”


 ↓  ↓  ↓

02

评论

热度(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