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宅基

跟隔壁死磕到底!

雨偶尔改个名字玩玩清:

*短篇完结


*算是乙女向(?)但并没有刀婶CP,分类成搞笑向更合适点


*但作者没有搞笑的才能所以只能算轻松向了


 


*一句话简介:婶婶沉迷隔壁男友为哪般,刀男浑身解数引婶回正道(哪里都不对


*文中提到隔壁就是声男友,即DMM除刀剑乱舞外的那个乙女向页游做一个整天啃着华夫饼在学校徘徊捡东西的人贩子少女


*全员崩坏


*手贱捏了不少系统梗


*作者大概只是企图证明自己有乙女心然后又失败了


*鹤丸how old are you(非褒义


 


 


 










跟隔壁死磕到底!


 


 










 


 


“嘎哈哈哈哈哈!带回来咯!”


背着资源和小判箱回来的岩融和远征部队众人意气风发,心想着这次审神者肯定又会表扬他们远征大成功。可奇怪的是,本丸里却安静得不可思议,让六人不安地停了下来。


“啊,岩融你们回来了吗?”


小天狗突然从传送门边的树上跳了下来,令队中的几人吃了一惊。岩融蹲下身来和他视线齐平,虽有些困惑但还是炫耀地咧开了嘴,“今剑!快看!今天带了那么多……”


“这个无所谓,现在大家都聚集在大厅里开紧急会议,岩融你们放一下行李也快点过来吧!”说完今剑就几个蹦跳跑向主屋,留下六人在风中萧索。


岩融:(´・ω・`)


岩融一脸悲壮地捂着自己的胸口。他似乎听到自己的心喀嚓地碎了一地。


 


等远征部队把资材放进仓库、岩融把心的碎片捡回来拼得差不多时他们也进入了大厅。一进门六人就震惊了:加上刚回来的他们、全本丸49名刀剑男士齐聚一堂,把整个大厅塞得满满当当。虽然不知道到底是要干什么,岩融觉得这排场真是相当庞大,套用熟人的一句口头禅就是“真是吓死我了”。


今剑看到了堵在门口的六人,蹦蹦跳跳地招手,“啊!岩融你们真慢,终于来了!”


“哎、哎?”


靠着高大的身材拨开人群,岩融终于挤到了今剑的身边,挠头,“你们在讨论什么?人太多了所以要扩张本丸规模吗?”


今剑看着他,深深地叹了口气,一脸恨铁不成钢。


岩融:(´・ω・`)


他又说错什么了。岩融欲哭无泪。


幸好同为平安刀的鹤丸为他救了场。鹤丸竖起一根食指,表情严肃,“你就没有发现今天有什么不对劲吗?”


“……大家都聚集起来了?”


“错!是主今天不在本丸!”


“主不是经常不在本丸么……”这有什么稀奇的……


“错!问题在于,现在明明是平时主会回来本丸的时候,但主今天却没有来!”


岩融抓了抓他那两根不听话的呆毛(并没有服帖下去),还是没有明白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那又怎么了?”


鹤丸和今剑同时发出了夸张的叹息声。看着一脸无辜往委屈愧疚进化的岩融,他只得一挥手公布答案。


“主她……因为隔壁声○友活动出了新活动,这几天都不会回本丸!”


 


满座哗然。


在四周刀剑男士的窃窃私语声中,岩融勇敢地站了出来,“……那又怎么啦?”


鹤丸语重心长,“你根本不懂!”


我要懂我还问吗。岩融在心底翻了个白眼。


鹤丸长吁短叹,“每次隔壁一有活动,主就跑到隔壁好几天都不回来!我们必须有危机感,否则这样下去主再也不来本丸、光顾着隔壁,我们就想挽回也来不及了!”


物吉贞宗举手,“我们也跟隔壁一样搞活动怎么样?”


他话音落下的瞬间,大厅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讨论,直直地盯着这位新来不久的刀剑男士。


“……呃、”物吉觉得视线有点痛,挠挠脸颊,“我是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物吉你过来一下。”


“啊,好的!是要帮什么忙吗?”


“嗯,站在那里别动,让抽花牌队每人打一拳。”


抽花牌队(大太+四花,Lv.99)六人笑眯眯地捏了捏拳头。他们的关节发出清脆咔嗒声,组成一首和谐的合奏曲。


物吉(胁差,Lv.1):(´・ω・`)


 


撇开成为牺牲品去手入室关禁闭的物吉,众人重新开始接下来的讨论。


“从人物数量的角度来说我们应该不会输。”小狐丸托着下巴,“隔壁一共也就24个角色,我们可是有49个,是隔壁的一倍!”


“可是隔壁平均半个月就出新活动。新活动基本上都有新卡片,人物还是一样的,可是卡片的图案和上面的故事是不一样的,而我们到目前为止出了七个新角色之后对原有角色就没有改动了。”


小狐丸:(´・ω・`)


“不!”和泉守为小狐丸提供强有力的支援,他否定鹤丸的说辞,“我们也是有角色改动的!……比……比方说我还有同田贯和大俱利伽罗变成、了……咳、啊、咳咳……打、咳咳……刀……(吐血)”


“兼桑您振作一点啊兼桑!兼桑您不要再伤害自己了兼桑!”


“国、広……没关系、我还能、支撑、下去……”


“兼……兼桑……!”


“要相信、我们的魅力、绝对不输给隔壁……!”


“兼桑……!”


 


……撇开那边开始深情呼唤的两人,剩下的人继续讨论。


“说到底主又不是刚刚开始兼职隔壁的特待生,为什么这次要这么重视这个问题?”


鹤丸成○堂龙一状一手指向嘟囔出声的加州清光,“就是这个!本来特待生是有体力上限的,用完体力之后主就会回我们这边。可是隔壁每天报道就会送可以恢复体力的华夫饼,这次活动又每天送了大量的华夫饼扭蛋券,所以就算主是个无氪党也能长时间呆在那边不回来!再这样下去,主就不是兼职隔壁学园特待生、而是兼职我们这边的本丸之主了!”


再次满堂哗然。岩融总算抓住了重点,“那,把华夫饼吃掉不就好了?”


三日月举手,“我建议这个任务交给小狐丸。”


小狐丸:(´・ω・`)


………………


“……不对!”小狐丸掀桌,“我喜欢吃的是油豆腐,又不喜欢吃那什么华夫饼!”


“你能办到的。”三日月竖起大拇指。


“对,你能办到的。”今剑竖起大拇指。


“呣,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也来。”莺丸竖起大拇指。


“都说了我不喜欢吃华夫饼!还有莺丸纯粹是来捣乱的吧?!”


莺丸:(´・ω・`)


“狐狸的话这里还有。”


同田贯配合地举起了双手。左手狐之助可怜兮兮地保持不动,右手的小狐狸惨叫不止,“鸣狐!鸣狐救救我~~~~~~”


“……都说了狐狸不吃华夫饼了你们到底有没有在听?!”唯一的人型狐狸爆发了,“这个本丸最会吃的!和泉守!御手杵!同田贯你也是!这任务应该交给你们才对吧?!”


“……你说什么?”


大厅的温度瞬间下降了五度。小狐丸一个哆嗦,看见堀川黑着脸挡在了自己面前,分明只有少年体型的胁差少年此刻看起来竟比他更为高大,“你·再·说·一·遍·?”


小狐丸:(´・ω・`)


大厅的角落里有一棵绿色的蘑菇生长了出来,“哈、哈哈……反正我就是除了穿刺什么能力都没有……”


“喂,那边的,跟山姥切角色重复了,稍微振作一点。”


 


“安静安静!”


鹤丸抓起自己的刀鞘敲了几下桌子,总算让众人安静下来(小狐丸、堀川和御手杵脱离阵线),“先说清楚,这个方案不可行!”


三日月:(´・ω・`)


“别一脸无辜!”鹤丸掀桌,“我们又去不了隔壁!”


众人恍然大悟。加州抓着大和守的手举手,“让安定放杀句不行吗?”


他旁边的大和守脸黑了,“——你再抓着我手试试?”


“对!就这个表情,然后再加上那句‘在玩……别的什么游戏?’!”


大和守拔刀。


加州:(´・ω・`)


加州和大和守脱离阵线。长谷部蹙着眉头举手,“只要我们出新刀和新入手活动不就好了?”


“讲。”


“之前日本号和物吉贞宗活动的时候主回来的时间一下子长了,虽然活动本身很坑,但日本号还有物吉活动期间主几乎天天都呆在本丸里。”


“所以你有什么提议?”


“集玉活动再开……”


“驳回!你知道有多少审神者因为这个任务繁重的活动咸鱼了吗?!”


“新活动地图……”


“驳回!集玉至少还是保证到手,活动地图掉率不确定万一主也跟着学坏咸鱼怎么办?!”


“大阪城……”


一期一振举手,“赞成!”


“驳回!藤四郎已经够多了!而且反正再开活动也只会在景趣上多加一个感叹号!”


“离去系……”


“驳回!你到底来提议的还是来捣乱的?!”


长谷部:(´・ω・`)


“你们真是一点都不懂。”鹤丸唉声叹气,双臂环胸,“隔壁到底胜过我们什么地方?是杀必死!Srevice!隔壁是个男的看到主就会脸红、有故事情节还有CG,而我们只有自顾自地念叨台词,唯一的杀必死只有喊一声‘主’,所以我们才争不过隔壁!还有谁有问题?!”


烛台切举手。


“说!”


“鹤丸君,你的Service拼错了……”


鹤丸:(´・ω・`)


 


“因此,我们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改进自身,提供杀必死。大家都明白了吗?!”


“喔!”


大厅里所有刀剑男士一起举起了拳。虽然感觉哪里不对劲,岩融也跟着举起了拳。


“——那么首先从台词开始。”鹤丸环视一圈,指向小狐丸(已回归),“你来做个示范!”


“……哦、哦哦?”


小狐丸一头雾水,但还是乖乖照办,“‘主大人,要来个公主抱吗?’”


鹤丸鼓掌,“没错,就是这种!”


今剑举手,“……这和小狐丸平时的台词有区别吗?”


鹤丸:(´・ω・`)


有了小狐丸的示范(?),大厅里的所有人各自分开练习。三日月眨了眨眼睛,“唔呣,总之只要做身体接触就好了吗?”


“……应该是?”


“不,三日月已经到被人叫老流氓的地步了,还是收敛一下吧,口头的就行。”


三日月:(´・ω・`)


歌仙微笑,“这个简单,只要每日向主赠送和歌……”


“主看不懂。”


歌仙:(´・ω・`)


“……那是主不够风雅,不是我的问”


“大错特错!所谓的杀必死就是要让主看得懂才叫杀必死,不能让主来配合我们!”


歌仙:(´・ω・`)


“我知道!”鲶尾举手,“主摸过来的时候就反摸回去!”


“你那是性骚扰!”


鲶尾:(´・ω・`)


 


………………


从结论来说,就算有了小狐丸的示范(?),大家依然不明白到底该怎么做才好。无奈之下,鹤丸一挥手臂,“一个一个纠正,靠大家的力量一起想办法总能达到杀必死的要求的!”


众人懵懵懂懂地点头。


“烛台切光忠!”


“诶?!我、我吗?!”


鹤丸点头,“你当初的人物设定就是牛郎,外表已经有了,接下来只要修改一下台词一定没问题!”


“呃、啊,那……”烛台切抓抓后脑勺,“‘主,该起床了,棉被要拿去晒’”


“卡!你到底是怎么用牛郎的外表硬生生把线路拐到老妈去的?!”


“这话轮得到经常弄脏衣服害得我每天都要洗一回的你说?!”


鹤丸:(´・ω・`)


换下一个,“压切长谷部!”


“切、为什么我非要参加这种毫无意义只会浪费时间的集会……”


长谷部嘟囔着走了上来,努力地把面前的鹤丸想象成审神者的模样,这才舒缓了表情,“‘我是压切长谷部。要做什么都由主您吩咐,不管是什么我都能完成哦。’”


“——喔喔!意外的黑马?!”鹤丸鼓掌,“再来一句?”


“……”长谷部皱眉,“‘请交给我,不管是什么我都能为您斩断’”


“卡!”


长谷部发飙了,“你这家伙!到底有什么不满?!”


“砍太多了!光是以主为中心是不够的,杀必死要的是对主的爱!”


“我对主的爱三天三夜也表述不完!你这家伙难道听不出来吗?!”


“台词里除了压切还是砍哪里听得出来了?!”


………………


岩融蹲下身小声地问身边的今剑,“……我们到底是来跟什么战斗的?”跟隔壁的声○友吗?


“岩融你好奇怪,我们不是跟历史遡行军战斗的吗?”


岩融:(´・ω・`)


 


“岩融!”


“哎?!”


突然被点到名,岩融刷地站正。还以为是自己和今剑的话被听见了,幸好似乎只是叫到。


“你……”


鹤丸上下打量他一番,然后深深地叹了口气,“……你还是算了。”


“……哈?”


“……”鹤丸一脸无可奈何,“你的改造难度太大了。就算让你把笑声里那个‘嘎’去掉,你的台词也完全跟杀必死挨不上关系。”


岩融:(´・ω・`)


他就这么轻易地被放弃治疗了吗。


今剑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没关系,说不定主大人的口味比较奇怪,就喜欢你这么高的。”


“……”


 


“莺丸!”


莺丸走上前,不暇思索地开口,“‘主,要休息一下喝杯茶吗?大包平也会’”


“卡!”鹤丸忍无可忍地喊停,“你就不能把茶和大包平的话题都改成主吗?!”


“……”莺丸眨了眨眼睛,“‘主,要休息一下喝杯主吗?主也’”


“这是什么恐怖故事?!不是让你把字替换掉就好了!”


莺丸:(´・ω・`)


“咔咔咔咔咔,下一个是拙僧吗?”山伏国広走上前来,信心满满地捏了捏拳头,“唔,这也算是修行的一种,不管是什么改造都放马过来……”


“把头巾摘掉。”


“……嗯?”


“山伏你只要把头巾摘掉就够了。”


山伏:(´・ω・`)


原本做好了心理准备却只是这么点轻描淡写的改动,山伏略感失望地让出了下一个人的位置。鹤丸却叫住了他,“把山姥切国広的布也一起摘掉。”


“……交给拙僧!咔咔咔,虽然是有些艰难的任务,这能够成为很好的修行!”


“兄弟你这叛徒——?!”


……众人目送国広两兄弟一前一后逃了出去。又是两人脱落。


 


“江雪左文字!”


“‘战 争 , 究 竟 要 何 时 才 能 从 这 个 世 间 消 失 … … ’”


“……”鹤丸似乎已经没有指摘的力气了。


“这个就交给我来吧。”宗三左文字自告奋勇上前(不排除只是看热闹),转到了江雪的身后开始搞鼓些什么,“兄长待着不要动。”


“……?”


众人困惑地看着他的举动。结束了整理,宗三满意地退了回来,“这样如何?”


“……”


……此刻的江雪头发被扎成一束披在身后,只有几束未梳进的乱发搭在身前,胸口的衣服像宗三本人的穿着一样被拉开;但因为不像宗三有珠串遮挡,就只是露出了白皙的胸口。江雪本人依然没有任何改变,但衣服被松松垮垮地拉开后却一瞬间产生了名为魅惑的气场。


“……”鹤丸颤抖了半天终于吐出下文,“……这么一搞到底谁是女主角啊……”


宗三:(´・ω・`)


“不过改变服饰这点值得肯定!”鹤丸深谙鼓励的技巧,“改变服饰是很好的带来新意的技巧,虽然我们只有战斗服和内番服两套衣服,宗三的改变衣服穿法是个好主意……对了,其他如果是体型相近的人,互换衣服穿也是个不错的办法。”


岩融可怜兮兮地环顾四周。他的个头太高,要想找到和自己换衣服的恐怕不可能了。和他有着同样烦恼的还有蜻蛉切和太郎太刀……不,太郎太刀现在有日本号跟他身高相近了。


……可是换了有什么意义吗?


石切丸(189cm)有些顾虑,但依然点头,“我听说有一些审神者因为我的衣服、以为我衣服下面是个胖子,结果害得我只有在真剑必杀的时候才能证明我的身材。也许我可以试着和……跟我身高相差不多的人换一下衣服。”


烛台切(186cm)突然感到身上一阵寒意。


青江举手,“或者不穿里面的衣服也是一种改变方法。”


………………


青江的周围突然出现了一圈空地。太神奇了,岩融心想。明明大厅里还是人挤人,到底怎么挤出这么大一片空地的?


小狐丸举手,“那么我也来脱……”


“你再脱还穿了什么啊。”


小狐丸:(´・ω・`)


……虽然小狐丸不能再脱下去,同为三条的三日月倒是能脱很多。小狐丸冲去扒三日月的衣服,三日月也不是吃素的、当即逃跑;可惜机动输给了前者,在被抓住只得脱衣逃跑时众人忍不住转开了目光。非礼勿视。


三日月:(´・ω・`)


小狐丸表示他绝对不是在报复刚才的事。这句话有多少可信度暂且不提,但显然脱一件不足以让他收手。


 


事实上三日月半脱下外衣来效果也确实不错。在剩下大部分人开始对着他人的衣服虎视眈眈展开扒衣大战时,鹤丸还在努力地维持风纪。


“小夜!”


短刀也要?!看着战战兢兢挪到鹤丸面前的小夜,抢夺中的众人(特别是弟弟众多的一期一振)同时停了下来。


“……啊、啊……我、呃……”


原本就不擅长出现在大庭广众之下,此刻站在所有人的视线焦点前方,小夜说话都开始结结巴巴起来。


“快点小夜,台词!”


“噫!”小夜一个哆嗦,“……呃、呃……‘主,您需要、我为您复仇、吗’……”


“不行!完全不行!”


鹤丸判官判决一下,小夜再次一个哆嗦,条件反射地站正了身子。鹤丸却毫不留情地斥责,“微笑!首先要微笑!其次别再提复仇了!复仇是成不了杀必死的,要用爱!”


被鹤丸激情洋溢的动作吓得又是一个激灵,小夜绷紧了脸颊,“……爱、爱……”


“对!把复仇替换成爱!否则主是不会高兴的!”


江雪终于看不下去弟弟的恐慌,出言相助,“这 对 小 夜 来 说 是 不 是 要 求 太 ”


“在这点上宠爱孩子是不好的!”鹤丸毫不容赦,“我们要有危机感!要将主从隔壁夺回来!另外作为监护人、你也有必要改进你自身的语速!”


江雪:(´・ω・`)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要改”


鹤丸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强制掐停。宗三微笑着踹了毫无防备的鹤丸的膝盖背面,骑在摔成嘴啃泥的他的身上。鹤丸挣扎抗议,“喂!我这可是为了挽留主在为大家提出建议!就算是在斥责你的兄弟你也不能这么暗算我啊?!”


“嗯嗯,我知道。”宗三(179cm)点头,手上动作不停,“我可没有公报私仇,只是你跟我身高相近,借你衣服一用罢了。”


鹤丸(177cm):(´・ω・`)


 


 


>> 


 


 


“呼——总算把所有的UR卡拿到手了!”


审神者打着哈欠回到本丸时,原本喧闹的本丸在一瞬间死寂下来。


——怎么回事?


她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心惊胆战地跨进一步,随后瞪大了双眼——


 


眼前的本丸风景,和平时完全不一样。


四处散落着刀剑男士的衣服(夺衣大战因婶婶的突然回归被迫告终、没来得及穿上),甚至还有不少碎片、看上去是被刀所割(误伤);本丸原本美丽的庭院因战斗的痕迹变得凌乱不堪(各种纠纷遗留物),却找不到任何刀剑男士的身影(衣服被扒还没穿上,只穿着裤衩无法出来见人)。


……不,还是有人的。


审神者僵硬地环顾四周。她感觉不知从哪里射来了包含热度的视线,仔细一看发现那来自主屋、假山之后和灌木丛(衣服没穿上无法迎接婶婶,追悔莫及)。在与那几双眼睛对上时她一个颤抖,慌忙移开了视线。这时总算有人从主屋方向走了出来,可在定睛一看后审神者更为恐慌了。


来者是三日月。不同于往日包裹得严严实实,他的衣服凌乱地缠在身上,露出结实的胸膛和八块腹肌;血迹染上了衣服,伴随着每一步行走滴落在地(和小狐丸一直追逃到厨房后打翻了番茄汁);双瞳焕发出摄人的神采,眼底的三日月似乎发出妖娆的光。


他的眼因笑意眯成一线,双唇缓缓开启,“主哟,——不来做些亲密的接触吗?”


 


如果这只是一幅画,审神者觉得自己肯定会因为这微妙的色气和血染的点缀鼻血直流;可当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时,她只感到自己因为恐怖而颤栗着。


——在她不在的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审神者情不自禁地后退一步,摇着头企图拒绝三日月的接近。感觉到脚上似乎撞到了什么,她一顿一顿地低下头去,看见了蓝色的脑袋。


是小夜。在看清对方身份时审神者舒了口气——随后再次因恐怖绷紧。


小夜的面色狰狞。他僵硬地咧开嘴角(必须要微笑),双眼瞳孔紧缩(不习惯、紧张中),原本的三白眼因这样的表情、骇人感更增几分。他仰起头来,用有些变了调的声音(紧张)开口道——


“——主……您需要……我的爱吗……”


 


 


——审神者爆发潜能、以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冲出门关闭上锁,掏出政府派发的终端用颤抖的手指向审神者论坛求救。


 


 


求助:回家之后发现家里的刀男样子不对劲,该怎么办?


问题描述:今天回到本丸之后一进门就发现一切都跟平常不一样,本丸里一塌糊涂、树上有刀痕、还有衣物碎片散乱在地上,好几个刀剑男士一看到我就露出了热烈的目光,特别是部分人还说出了让人背后一寒疑似病娇的话……可是我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情啊?!


最佳答案:最近的刀剑男士暗堕(小说)好像挺多的,感觉不对就先逃吧。


婶婶:采用!


 


 


End


 














 


 


题外话:


婶婶:“……我说啊,特待生的工作只有一年,我是因为隔壁在忙毕业典礼才一直没过来,以后又不会再去了。”


全员:(´・ω・`)


 


 


题外话2:


髭切:“唔……?这里就是本丸吗?”


膝丸:“兄者,小心一点,我觉得好像有一股非常热烈的视线。”


对啊因为你们衣服超级多


 


 


 


 


*纪念声男友2016.1.12日本时间14:00运营结束,能遇见这个游戏真是太好了。以及刀男运营你看看你,隔壁关服前半个月狂欢每天送氪金道具所有途径可获好感值增至20倍所有故事和活动卡片复刻爬楼必掉SR卡而且这个时候氪金已经关闭了事实上运营商没钱拿可你连个紧急维护的赔礼都那么抠门


*上面划去的那行字视各位对官方给的新年礼的感想可以删去或者加粗谁也别跟我提绘马绘马永远坠机wwwwwwww


*感谢一起奋斗的GNS!!!



评论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