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宅基

春华秋实01.无法工作的审神者(男审x刀全员,私设大量 标题暂定 坑)

奉天玖镜:

承袭者那边修改完毕,晚上正常时间更新。之前提到的脑洞的第一章~_(:з」∠)_虽然写了第一章不过其实不打算继续写下去~发出来大概只是代表我最近没更新真的不是偷懒要弃坑~ㅍ_ㅍ而是腰闪了……这感觉简直就跟我亲自和17去地下层挖挖挖一样……

 
 

私设:

①审神者放入锻刀资源,与公式对应能够召唤来的付丧神自行决定是否回应这样的主人。不过召唤后格盘,不记得选择的事情。选择标准因为没有被召唤结契,付丧神无法看见审神者的容貌,以对方灵力的颜色形状来确认是否回应召唤。有的灵力会很符合某位付丧神的喜欢,所以就会经常回应召唤,很快本丸那只炼结数据封顶。

②重复的刀剑不管是锻刀还是出阵收集,进入本丸后自动炼结给已经拥有的付丧神身上。

③待补充(都说是坑补充毛!)

 
 

01.无法工作的审神者

 
 

“我,加州清光,河下游的……”

“稍……请稍等一下!”还没有说完自己准备多时的自我介绍,一道尖细的声音从下方传了出来,做为指引的狐之助歪着头说道,“唔,有些事情要说,不过我觉得还是完成新手教学吧。那么最开始是锻刀,请跟我到这边来。”

“等等!这类事情不是应该主人来做吗?主人呢?”

“唔……你们这边的情况有些特殊啦。”一边指导着加州清光投入最低数量的材料,狐之助颇有些难以启齿的说道,“日常的工作啊,以后大概都要由你亲自完成呢。”

按照狐之助的致使加快了锻刀时间,在樱花的簇拥下,黑发的短刀站在了一人一狐面前。

“药研藤四郎……嘛,也许对于你们的主人来说,反而是最适合的刀呢。”没有作出过多的解释,小小的狐狸带着两位付丧神依次完成了刀装制作、链结、出阵以及手入的教学指导,而后从嘴里吐出一片薄薄的手掌大小的晶片示意清光收好,“那么,最后带你们去见见这里的拥有者吧。”

位于古代城堡一般的的本丸最中心的地方,长长的台阶连接着院落的小径与离开地面两米多高建造起来的屋宅。被拉开的障子门可以看到浮世绘风格的屏风。而当两位付丧神随着狐之助绕过屏风后,都被里室的布置所震撼——各式从未见过,看起来极为高端的古怪机器因为运作发出轻微的声响。连接着躺在被褥中男人口鼻的管子接在墙角的机器上,不时还发出嗡嗡的声响。而另一边的墙角,连接在男人手臂上的奇怪东西,正发出心跳节奏一般的响声。

“这……这是怎么回事?”显然没有办法理解眼前这一切的缘由,加州清光情绪失控的喊道。

“现代的称呼是植物人,按照你们那个时代大概是被叫成离魂症或是失魂症吧?总之就是因为一些外力的伤害造成了现在的情况,不会动也不会说话,犹如睡着了一般。不过与睡着最大的区别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醒过来,或者也有可能就这样一直睡过去。”大概也有为现在的情况感到不安,小狐狸搓着前爪说道,“虽然让病人在非自愿的情况下工作有违道义,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位大人呐,并不算是普通人类,以现在的分类来说,可以称之为长寿人种,寿命本就比寻常人来的长久。做为长寿人种也算是极为稀有的,一直都是政府保护的对象。可是与此同时,多年来的医疗费用全由政府承担也有些吃不消了。长寿人种的确也可以提供基因碎片供科研人员研究来造福全人类,但是没有基因拥有者的同意,擅自以此来顶替治疗费用也是不人道的。而就在这个时候发现了这位大人的特殊体质,也就这样顺水推舟的……反正对于拥有灵力的人类而言,灵力无时无刻都会随着呼吸排出。与其让这种能力被浪费掉,这样利用起来不是也算物尽其用吗?而且不用多,你们每天只要完成四个任务就足以支付这些器械的使用费用,其他任务获得的奖励都是属于你们自己的。”

加州清光低着头看着手里的晶片,上面明确标注了任务完成条件与目前的完成进度。因为方才进行了新手教学,第一次出阵、攻略函馆、第一次演练、第一次手入、第一次刀装制作与解体、锻刀与刀解以及链结,加上日常任务的出阵、带回胜利、新刀装制作和锻造新刀,今天目前为止就已经完成了九个普通任务与四个日常任务。

“普通任务因为不像日常任务一样每天都可以领取,不过作为一次性任务奖励也会更加丰厚。不算四个日常,这九个获得的奖励也足够维持这些仪器一个半月的使用费用。同样也可以为了方便照料,增加其他医疗器械。不过增设的仪器也需要额外任务获取的小判支付使用费用。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留作自己的私房钱。”

加州清光默默的看着任务奖励列表,似乎正在试图换算每天需要的金额,手指却忍不住点击了旁边不起眼的医疗说明,细细看起了病人的照料须知——虽然刚刚见到房间内的情形时略显失态,如今看起来似乎也愿意接受这样的主人。

狐之助不知道眼前的付丧神似乎已经开始为主人今后的生活开始学习,见没有人理会自己,仍在试图劝说道:

“而且仅仅是植物人,还是有可能治愈的!长寿人种啊,听说都是性格特别温和的人呢。而且就算真的醒不来,拥有一个不会干涉你们的主人不是也很好吗?”

“是啊,就算不醒来,你们还获得了免费的劳动力为你们解决溯行军——虽然大将提供了灵力运转这座本丸,但是大将的医疗费用却由侍奉于他的我们来赚取。而这些仪器也不过是维持大将的生命特征,其他同样要由我们来完成。并不是说对这样的情况有所不满,但是因为对方没有谈判能力而将生存的条件限制的如此苛刻,会不会太过欺负人了?”

“哎?”已经相中了一套更适合无法动弹更无法自主排泄的审神者使用的寝具,还在犹豫要不要用任务奖励的小判购买使用权限,药研藤四郎却先一步用手挡住了晶板。

“这……你说的似乎也有道理,但是……”

“身为审神者的付丧神的确不太应该直接与你们谈条件,不过我们也有自己的底线。说到底被召唤到这里也是无法选择的事情,但是我也并不打算就这样放弃这具身体回归到无知无觉的状态。”从加州清光手中抽出晶板,药研藤四郎指了指清光刚才犹豫的那套寝具,笑着说道,“不过尊其主谋其事,总会要为大将谋些福利。这个赠送我们使用权限如何?消耗费用我们会自己承担的。”

药研的要求并不过分,与上头确认过,狐之助很快同意了药研的提议后离开。

跪坐在寝具边打量着新的主人,加州清光忍不住问道:

“你也打算留下来吗?”

“唔……”坐在另一边的药研似乎很快上手了晶片电脑的正确使用方法,在上面不停拨动着,抽空回答道,“并没有什么不好呢,我觉得。不过那只狐狸说了谎。”

将晶板电脑放在方便对方与自己观看的位置,药研对着上面的词条念道:

“长寿人种,通常指生长周期远超寻常人类的特殊族群。这类人寿命通常是普通人的三倍到七倍之间,长寿的原因未可知,也许是混入了其他物种的基因所致。远古至今一直存在此类人种,古时曾被当做神明或妖邪敬之畏之,主要原因在于,此类人种不是大善大爱之人,就是心狠手辣之辈。”

“也就是说,他也有可能并不是性情温和的人?”躺在被子里的男人看起来还很年轻,如果以正常人类来说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出头。

因为常年被高端的医疗设备照顾的缘故,身体也并不存在萎缩退化的情况,就像是一个睡着的健康人一般。只是因为就不见日光和只能被动注入营养液的缘故,皮肤白的过分,嘴唇的颜色也有些惨淡。总体来说,是一个耐看的年轻人。

“也不能这么说吧。善人也好,恶人也罢,说到底不过是其他人的一种评价。而他们的评定方式也不过是出于一种利益。打个比方来说:一个武士侍奉一位官员,因为能力出众而被官员的上位看中。如果选择了往上走,对世人而言也许代表了不忠,尤其是在武士离开不久后,官员家中被上位者秘密处决,武士就会被默认为做出了背弃前主的存在。但是如果是因为前主做出了无可挽回的事情,武士在希望赦免前主及其族人,并隐瞒前主的罪状的情况下而选择新主呢?最起码在真实面前,死去的前主还是干净的,保留了主人最后尊严的武士承担了所有的猜疑和骂名。甚至可能因为曾经所谓的‘叛主’而终生碌碌无为。”

药研的一番比喻听的加州清光目瞪口呆,消化了许久才托住张了半天的下巴,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这种事情还是等主人能够苏醒再说吧。所以说,除了日常的照顾,我能做些什么?”

“多说说话吧,也许会对我们提到的东西有所反应。”

“那么就这样吧,主人这边的事情交由你来安排,出阵之类的工作就由我来。不过人手还是不够啊,再去锻刀室一趟吧。”

“啊,加州旦那!”

“叫我清光就可以了。什么事?”

“尽可能不要过量的召唤,每天三次做为上限吧。虽然只是我的担心,不过我们并不能确认大将的灵力程度,我也有些担心,狐之助没有告诉我们是不是也是政府的授意——过度无节制的消耗灵力,人类会被迅速榨干而后死亡。而因为大将没办法将不适的感觉反馈给我们,我们也无从进行防范。对于上头而言,大将的存在本来就是可有可无,只怕真的因为我们的失误死亡,他们也不过是松了一口气吧。”

“……那些家伙还真是可恶!我明白了,会控制的。这样的话不止锻刀,战场收集的刀剑要带回来的也要考虑一下吧?”

“慢慢来吧,按照日常获得的刀剑来计算,额外的任务所缴获到的就放弃掉吧。”

 
 

【和基友讨论过如果审神者初始就是植物人的话,初始刀谁会毫无怨言悉心照顾。被被和清光都是好人选。而后又想到植物人没有选择权,那么默认第一位初始刀就可行,就是清光。而后我又提到初锻刀药研,被基友感叹这个审好欧,初到手的都是自己最需要的刀呢~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写!和基友讨论过细节为了故事的延续性所需要进行的设定里,这个审简直不是人!】

 

评论

热度(217)

  1. 君可自我故乡来?奉天玖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