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宅基

[刀劍]本丸街偵探社 - ?

林選弱桑:

MAIN CAST:振哥、弟弟們、輕微的浦亂、輕微的物後


 


應壽星的要(脅)求(迫)!傳說中的CWTK無料立馬放出!耶!


是說我一直在想那些把無料拿回去墊便當的人一定有人在吃便當的時候順便看無料然後咆哮說蛤搞甚麼怎麼會是物後啊欺騙人家的感情碎紙機在哪裡這作者來亂的根本就是在跟人家唱反調沒錯會物後純粹就是我很喜歡跟人家唱反調而已,絕對不是因為物吉是脇差欸而且他那笑咪咪、很陰險的樣子怎麼看都是攻好不好大家的眼睛是有問題嗎(這刪除線就不能更粗更黑一點嗎)反而那種感覺有十張青眼白龍的傢伙回到房間躺在床上的時候都嘛超弱的只有壽星才是我的心靈之友挖就逼胸。


此文建議配合CASE 2收看,但不看也不會怎樣。


 


CASE 2.5 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


 


「嗚哇!我好討厭我自己!!!」


 


三日月宗近無奈地看著他那不停用眼淚為咖啡加料的學弟,鶴丸國永則因雙手摀嘴使勁憋笑,整張臉脹得通紅,活像隻丹頂鶴。


「一期,你這樣哭個不停,我們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啊。有事情不說出來,我們怎麼替你拿主意?」三日月左手扶額,右手抽了一張紙巾,一期一振接過,嘴巴才剛微開,開口便是嚎啕。


「後藤……他……」一期一振彷彿那來自中國的孟姜女,只是他要哭倒的不是長城,而是大坂城:「他那天帶著他的男盆友回來,說是要結婚惹啊!」


「又是……」終於笑夠的鶴丸恢復了嚴肅的神態:「一期,你真的夠了吧。之前小亂的婚事,也因你而告吹,你這人好歹也是頂尖大學的畢業生,就不能接受一下多元成家的觀念嗎?」


 


突如其來的前情提要:一期一振大學畢業後就和他的同學鶴丸國永、大學學長三日月宗近在同個公司工作,薪資雖然優厚,但業務著實繁忙,加以他家又是雙薪家庭,以致弟弟們從他出社會之後就過著沒哥的孩子像根草的苦日子。青春期的孩子,最需要的就是家長的關心,他們有時會為了引起家長的注意,而做出一些偏激的事情。於是,就在前一陣子,他的其中一個弟弟,果然徹底走偏,居然交了個男朋友回來放閃。


 


其實一期一振對同性交往沒有任何成見,但是他對亂的對象卻非常有意見。因為他那小男友,不只外表輕浮,家庭背景更是極為複雜,贗品大伯和真品小姑相處不睦,一期一振可以篤定,他家小亂嫁去肯定是要吃苦!


於是就在他多方作梗,多方阻撓,多方施加壓力之下,17歲的亂暫時(被迫)打消了結婚的念頭。而彷彿故意要跟哥哥唱反調一般,正處在叛逆期的亂開始不顧哥哥殺人的視線,經常帶男友回家卿卿我我,磨磨蹭蹭,眉來眼去。


儘管那位小男友總是被一期一振瞪得滿身汗,但卻沒有因此而打退堂鼓這點,其實讓一期一振略有點感動,也略有點開始認同起這段感情。然而,正所謂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就在一期一振決定接受亂的男友之時,他那因為一直在埃及考古,久未返家的弟弟後藤時隔五年,好不容易回家省親。


正當大家興高采烈地用滿桌(從大賣場特價時段買回來的盒裝)壽司準備迎接粟田口家之光時,赫然發現,他身後跟著一個髮型極為飄逸的翩翩美少年。後藤因為工作,交遊廣闊,帶朋友回家蹭飯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


而正當內心深處覺得那位少年實在相當眼熟的一期一振從廚房多收拾了一副碗筷回到起居間,就見後藤和翩翩美少年雙雙土下座在他的父母面前,說:他們明天就打算去渋谷區公所領證惹!


 


喔天啊你家的風水是不是有問題,不然為什麼弟弟都專交男朋友!


 


三日月宗近和鶴丸國永相視一眼,立刻達成三緘其口的共識。


 


「唉唷一期,後藤也大了,你就放寬心胸,接受這個既成事實嘛。」鶴丸敷衍道:「反正你家已經一堆男孩子,再多一個也無所謂吧?」


「現在根本就已經不是性別這麼膚淺的問題了啊!」一期一振尖叫:「他這次、後藤他,帶回來的那傢伙……是我們、我們……


 


「……是我們家債主的兒子啊!!!」


 


又是突如其來的前情提要:雖然看起來像個風度翩翩的白馬王子但一期一振他家其實欠了很多錢,這筆債是他家那個名叫平野的弟弟小時候生了一場大病,到處求診積欠下來的醫療費。一期一振的父親是小鍛冶廠的廠長,母親則是小學老師,雖然拿工廠和房屋去抵押,可是根本貸不了多少錢,走投無路的粟田口家,只好找上了全大阪最大、也據說最黑心,但口號偏偏是「帶給你幸福的優良企業」的地下錢莊──德川。


 


一期一振清楚記得,當時已經是大學生的他,跟隨父母到德川去借錢時,因為莊主沒空,所以接待他們的,是一個小學生模樣的漂亮男孩。


 


男孩穿著一身白色仿軍裝,淡橙色的頭髮像清晨的陽光,但是在單側髮梢染上的深紫,總讓人感到芒刺在背。他穿著有黑色刺繡的絲襪,在隨扈的陪同下爬上高腳椅子。隨扈將立據書攤在他們面前,一期一振陪在父母身邊,就算他不是學財經的,也看得懂那合約有多離譜。


 


為什麼借三百萬,實際上只能拿到兩百九十萬?一期一振冷著臉問。


十萬元是手續費呀。男孩笑道,他細瘦的腿在薄黑色的水晶桌面下晃蕩。


利息一成,十天算一期,總共九期,最後我們豈不是得還五百七十萬嗎。


九期是預估,我們也可以縮短期數,只要你們還得出,我們也能不收你利息,但前提是,你們要能在十天之內,還我們三百萬呀。男孩笑道。


這是違法的。


你們不就是因為從合法的管道得不到幸福,才來這裡希望我們提供嗎?


 


他笑得越開心,一期一振就越覺得頭皮發麻。這孩子年紀那麼小,看起來也不過就比弟弟們大一些些而已,為什麼卻會笑得那麼冰冷呢……


 


「……以前發生過這種事啊!三日月殿!鶴丸殿!後藤雖然看起來好像擁有青眼白龍卡,好像曾經打敗過遊戲王,但其實他只是個喜歡花札、喜歡看花牌情緣、純樸乖巧的好孩子!可是,可是他那男朋友的心,絕對是玉鋼做的!又冷、又冰、又硬、又黑啊!!!」一期一振伏在桌上,左手握拳使勁敲打桌面,三日月急忙起身跟服務生解釋:他平常是個好人,現在只是受到刺激,絕對不是什麼躁鬱症患者,拜託不要叫救護車!!!「……然而,我卻……」


 


一期一振活到這麼大,從來沒有像此時此刻這般,如此地厭惡自己。


 


悲傷地目送三日月的車子離去,他黯然走進還留著一盞夜燈的家中。


 


然後他看見後藤和他的小男友,那個名叫物吉貞宗的男孩子,兩個人手牽著手,肩併著肩,頭挨著頭,安詳地睡在玄關,似乎是在等門。


一時間,一期一振心中五味雜陳,他彎下身,都還沒喊,物吉就先醒了。


 


「一期先生,您回來啦……」


「要睡去床上睡,在這裡睡覺會著涼的。」一期一振低語,面無表情地將皮鞋提進鞋櫃。


「一期先生,請您相信我,那時對叔叔阿姨的承諾,我會說話算話。」物吉堅定地說:「為了帶給後藤君視為寶物的家人的幸福,粟田口家積欠德川家的所有欠款,本金加利息一共五千四百九十七萬,我絕對會讓他一筆勾銷!」


我才想問你我們當初只借三百萬為什麼現在會變成五千四百九十七萬呢!!!」一期一振哭號。他覺得自己簡直是個賣弟求榮的混帳大哥。但是欠款全部歸零真的好誘人!他為什麼這麼丟臉!他為什麼窮得這麼沒骨氣!!!


 


「一哥,你回來啦……」後藤終於被他的瞎嚷吵醒,揉著惺忪的睡眼。


「……後藤,哥對你們的事情不會多置喙惹。」一期一振悲傷地按著後藤的肩膀:「但是你要答應哥,至少粟田口家的孩子,不能是下面的那一個!……嗚哇!我在講什麼!不要管我,讓我消失在烈火之中吧!!!………」


 


當一期一振淚奔而去後,起居間的門被拉開,三顆腦袋探了出來。


 


「大哥真是夠惹……」藥研看著一期一振離去的背影,重重嘆了口氣。


「物吉君那麼可愛,肯定是大嫂的嘛,我真的不懂大哥是在窮緊張什麼。」厚趴在地上,雙手捧著下巴。


「是這樣嗎?……」亂敷著面膜,若有所思地看著眼前的後藤與物吉。


 


半小時後,後藤的房間。


 


「……既然哥哥大人都那樣說了,至少在弟弟的面前,我會扮演好稱職大嫂的。」房門關上之後,物吉呵呵笑著,壓倒了感覺很會打牌的他的男朋友。


「貞宗,等等,一哥他只是……你在摸哪裡,我家的隔音,嗚哇!……呃……嗯……不行,真的不行……啦……」


「雖然後藤君的笑容是最棒的,但這只屬於我的表情,我也好喜歡……」


「嗯……哈……」


 


兩人勾勾纏的新婚之夜,現在才正要展開。


 


而門外。


 


「可惡……」平野和前田一臉不甘願地把小豬撲滿交給了博多。


 


抱著兩個小豬撲滿的博多,因大賺一票整張臉興奮得通紅,而他身邊的五虎退和秋田,則互相摀著耳朵,因為別的理由而整張臉脹得通紅。


 


「幸好我有聽亂哥的話,賭後藤哥其實是在下面的那一個!我不是老早就告訴過你們,做生意靠的是情報嗎?現在正是投資進場的最佳時機呢!!!」


 


END

评论

热度(58)

  1. 坂田宅基林選弱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