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宅基

镜像kuya:

敌审(男)x一期一振


立下了肝到贞酱就写肉的flag……


本来想抹布一期的,结果有点不忍心……反正是陌生人就都一样了对吧……


第一次炖肉,慎点,一期尼的真爱粉更不能点了!!我对不起你们!!!!orz


有烂尾嫌疑


没问题的话,就开始吧


=================================


   狭窄的空间里弥漫着霉烂的湿气,沉寂随之一起长期盘踞在此,唯有凝神时才能偶尔捕捉到衣料摩擦的细微声响。没有光,没有人,没有水,饶是意志力坚强的付丧神也会在煎熬中接近崩溃。


   不知过了多久,漫长的黑暗终于在锁链被打开的清脆声中结束了。光随着门的敞开倾数照进了内部,里面的青年似乎感应到了人的进入,抬头朝对方看去。长期的关押使得青年看上去狼狈不堪,但他的眼神依旧锐利地如同出鞘的利刃,锐利地瘆人。


“被关了这么久还能这么看着我的,你还是第一个。”来人扯着嘴角,来到青年的面前蹲下,“不过这样才符合你过去的威名啊……”


“一期一振……啊不对,天下一振?”


  被点名的青年没有理会对方的挑衅,平日里良好的修养让他在此刻对待敌方的审神者也用上了一贯的敬语:“为什么不直接碎了我?”


“碎了你哪有留着你有趣啊?”男人用着吊儿郎当的调调,将腰间的一期一振取下把玩在手上,眯着眼笑得像一只狡猾的狐狸,“话说回来你可真是把好刀啊,用起来顺手的很。”


“顺手到,我轻而易举地就将把舍弃了你的审神者,手刃了~”


“你……!”


  审神者将刀剑捅向了付丧神的伤口,将暴起的一期一振打回了原处。他凑近脸色骤变的付丧神,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用力的挤压使得付丧神的伤口再次破裂,殷红的血侵湿了布料伴随着一期隐忍的闷哼让施暴者露出了满意的表情,他凑到了一期的耳边,语气顽劣:“当时他们难以置信的表情可真是令人愉悦啊~”


“轻而易举地就动摇了呢。”


“你说,是因为愧疚还是以为你投敌了呢?”


  对方的动作随着话语越发地用力,内心的起伏和伤口的疼痛让本就虚弱的付丧神终于忍受不住地低叫出了声,他抿唇忍下又要脱口而出的声音,咬牙道:“杀了我。”


“真是一个固执的人呐。”男人伸手强硬地抬起一期一振的脸,对方隐藏在发丝下的金色眼中包含杀气,直逼得审神者勾起了唇角,“一期一振那么多,就算你一个屈服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是一个器具而已……主人是谁对于你们来说无所谓不是吗?”男人修长的手指轻柔地划过付丧神的皮肤,引得对方一阵轻颤。他低笑着凑到一期一振的耳边,“别忘了现在维系着你的是我的灵力,我就是你的主人。”


“我让你干什么……你都无法反抗。”


“你要干什么?”付丧神警觉。


男人的手就离开了他的脸,转身对门外的两名大太道“带他去那里吧。”


 


 


  一期一振被关了那么多天早已没有力气走路了,他几乎是被拖着到达敌方审神者所说的目的地。外面的阳光对于已经习惯了黑暗的付丧神来说格外的刺眼,他还没来得及看清身处何地便被身后的人推了下去。


  温暖的热水瞬间包裹住了全身,撕裂的伤口此刻痛得分明,刺地一期忍不住张嘴想要大喊,却被水给吞没了声音。空气一下子全被夺去了,人类的肉身发挥了在绝境里面最痛苦的反应,搅得付丧神本就脆弱的意识越发昏暗。就在这时,有谁拉住了他的手将他一下子拉了上来。


“咳咳咳咳!”新鲜的空气灌入口鼻让付丧神本能地剧烈咳嗽了起来,即使是如此虚弱的状态,他的眼神在看到一旁看戏表情的男人时依旧充满着决不妥协的锐意,“你带我到这里要做什么?”


  绝对不会只是简单地推下水折磨一下那么简单吧。


  男人闻言轻快地笑了声,他的视线落在了一期一振湿润的发上,转而到了微微泛红的脸颊,最后落在了不知何时领口大敞而露出的白皙脖颈上,眼神一下子暗了下来。


“问了又能怎么样?”他的声音在只有两人的场所里越显空旷,“不过你真是令人惊讶啊,被做到这种地步依旧没有任何服软。”


“是对那个审神者的忠诚?还是自身正义感使然?又或者……”男人在付丧神警惕的凝视下将他的手套褪去,然后慢慢磨搓了起来,“身为被冠以天下一振之名的骄傲?”


陌生人的触摸让付丧神有些不适,他试图抽手却被男人稳稳地握住。


“我对你做的所有事情其实目的都很明确。”审神者慢条斯理地拿出一条绸缎,没等一期一振反应过来就将其一下子推到在地,迅速付丧神的双手推至头顶并用绸缎打了一个牢固的结,“当然是让你彻底属于我咯。”


“你在做什么,快放开我!”


“呐……一期一振。”男人将唇贴到付丧神的耳边,若有似无的呼吸灼热了对方的耳廓,“你以前的主人一定没有碰过你吧?”






吃肉

评论

热度(33)

  1. 坂田宅基kuy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