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宅基

【主压切】你丫为什么不锻刀

今天日hsb了吗:

【这是没有大典太的隼的怒♂火【。 名字多么简单易懂


【梗来自 @节小操 那个催眠梗,然而事实证明我完全不擅长命题作文【【【 彻底写跑题了……我有罪【


【折腾得有点狠,肉预警


【私设男审神者有,设定走http://stala.lofter.com/post/2b7f9c_8239b48;熊孩子本丸系列目录&时间轴走http://stala.lofter.com/post/2b7f9c_85ea356


【困死了先睡觉……












    “您这次居然这么快就放弃锻刀了,”一期一振笑得轻松,缎面的披风随着行进间手臂摆动的节律自然裹住右臂,“的确是出乎意料。”


    身边的审神者黑着脸不耐烦地咂咂嘴,脚步倒是分毫不停,“说得好像一直往里堆材料你们就能给我锻出来一样……”青年的面色阴沉如水,他扭头狠狠瞪着自家元老那双蜜色的眼睛,像是用视线在刀剑身上戳出几十个窟窿似的,“那都是资源啊!钱啊!!!”


    “……您能有这个意识,想必博多一定会很开心的。”感受到熟悉的守财奴的怒火,粟田口的太刀冒着冷汗,稍稍挪远了步子。作为早已达到练度封顶的第一部队的队员,一期一振对这位审神者的性格太了解了,对方的性子有几分像他那位最出名的前主,一方面从不亏待自己的生活水准,同时又得了无药可救的重度仓鼠病。早在本丸里还没几个人的初期,几位大管家就为当时还应该算是少年的青年不计后果的消费习惯操碎了心。这个本丸没在建立第二天就破产,简直是天赐的财运——那时候帮着药研管账的一期曾经不止一次在心里抱怨过。


    而现在,很明显,主殿这是又到了花光了钱的肉疼期了。他这样想着,瞥了眼审神者另一侧现任近侍的侧脸,可同样为青年人屡教不改的消费习惯头痛已久的那一位却罕见地紧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博多在锻刀之前就找长谷部说了好几次,指望他吹枕头风了,”审神者毫不雅观地翻了个白眼,话里的某个用词险些令一期为之绝倒。太刀的付丧神绷著脸,用眼角余光装作不经意瞥向右侧,被点到名字的那位付丧神毫无防备,听了这话险些左脚踩右脚摔在走廊上,从发际一直到脖子的皮肤都红得快要滴下血来。而审神者却像是——也或许并不是——毫无所觉,瞪着眼睛把一期一振从头到脚都扫了好几遍,看得他背后寒毛倒竖,这才愤愤开口置气道,“我就应该把你啊三日月啊鹤丸啊这身衣服都扒下来卖了,说不定还能抵你们烧掉的资源。”


    一期闻言嘴角一抽,视线一歪不经意恰好对上审神者背后的另一位的侧脸,对方眼睛泛着湿,脚步也有些发飘,太刀的付丧神直觉觉得自己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但仔细一想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来。他维持着自己完美的王子笑,顺口甩了个锅,“在下的本灵藏于皇室,倒是不太习惯置身于刀拵之外。”


    “——一期一振!”从刚才就一直沉默着的长谷部终于破功,面色半红半白狠瞪了他一眼,嗓音有些不自然的低哑。一期这才意识到除了自己想甩锅的对象三日月之外在场的这位也是放在了博物馆每年拿出来展出。虽说作为刀而言被人称赞与鉴赏远称不上羞耻甚至可以说是荣耀,然而以人身来看,剥掉外装裸刀放在玻璃柜里的确有些过于微妙了。这就很尴尬了,太刀的付丧神视线上飘,余光瞥了眼似笑非笑的审神者,果断决定回去投入自家弟弟们的怀抱,他停下脚步,右手抚胸微微弯腰,礼节一丝不苟,“既然您已经决定放弃锻刀,那么请允许我先行告退,出阵新桥的队伍也快回来了。”


    “啊,”审神者头也没回,随意挥了挥手,近侍刀紧紧跟在青年身后半步的位置,同样也没有停脚,二人在走廊前方转了个弯,背影随即消失在一期视线中,只剩下声音还顺着空气远远飘过来,“等他们回来该手入手入该换刀装换刀装,反正都是你弟弟你自己看着办吧,暂时先别来找我,我要静静……也别找长谷部。”


吃肉点我!

评论(2)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