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宅基

一墙之隔

镜花水月:

迟来的……ABO点梗(当年谁给我点的文啊,我找不到对象了orz 只记得点了这个梗……知道的人来认领下 谢谢QAQ)很抱歉,大概迟到有半年了_(:зゝ∠)_
因为之前写过类似的梗,出于自我作死,试图描绘出另外关系的圭海故事
感谢 @赫莱森KK 的献文,于是在瓶颈的我也是咬牙开起车来w

阅读警告:OOC一定,ABO设定(不喜勿入!)






    海斗原本以为他和永井圭的友谊会一直保持下去,结果却因为一次性别鉴定而轻而易举被摧毁。
  “……Beta吗?”他将这份鉴定书盖在脑袋上很久,内心只有种可笑又无奈的滋味:只因为我是Beta,是最无用和普通的一群人,所以要和优秀的Alpha隔开吗?他不禁回想起那一天,当他一如往常去找圭玩的时候,却被对方的母亲拦住了:“很抱歉呢,我们家永井圭是Alpha,将来只能和同样优秀的Alpha待在一起,就算是选择伴侣也只能是Omega。作为Beta的你还是不要给他的前途增加障碍。”
    ——我是障碍吗?他光是想到这个词语就觉得胸口闷涩,然后下意识前去找圭:他不想要和圭分开,也不想无法与他见面,为什么只不过因为单纯的性别鉴定就要将两人划上不同的道路上呢?
    所以当他不顾一切、冲破重重阻在站在圭的面前,就算之前受到再怎么样的伤痕也不要紧,他只是想要从对方口中,得到某个决定所有的答案。
    然而他也得到了所有的终结:“对不起呢,海,我们以后还是不要见面好了。”
    海斗盯着永井圭面无表情的脸发呆很久,然后轻声问:“这是你的真心吗?”
  “当然。”对方用一如往常般坚定又冰冷的眼神告诉他真相。
    后来,他是被圭母亲叫来的警卫拖走的,即使是自己被其他人强硬一点点拉开和圭的距离,圭都没有再抬头看自己一眼,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一切真的结束了……
  “该上课了。”他从回忆中惊醒,将盖在脸上的白纸揉成一团后塞进口袋里,起身拍拍满是碎草的头发和身体,在准备离开时他望了一眼面前的墙壁,明明只有一墙之隔,却觉得比天涯海角还要遥远,他久久凝视着根本看不到的对面,最后化成一声叹息。
    海斗不知道此时的自己还怀抱着这种心情还要持续多久,明知道对方不会再为自己回头,他还是拼尽全力考上了就和永井圭学校隔壁的Beta学校,每天最为靠近的地方守望着,至少这样子可以安慰自己和圭他从未远离过。 
    可说到底也不过是自欺欺人,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永井圭。
  “嘀啦——嘀啦——嘀啦——”就在他刚踏进教学楼的时候,就听到隔壁传来刺耳的警鸣声。怎么回事?隔壁怎么了?所有人都探出脑袋,想打探清楚为什么旁边的Alpha学校会发生这样的异动,很快便传来这样子的消息:“听说有Omega跑进去了,还是发/情状态呢。”“诶?那岂不是要引起大骚乱了?那学校里面都是Alpha啊……”“是啊,不少Alpha都因为被勾起生/理/反应而互相打斗争夺这位Omega的所有权呢。”
    ——圭!
    海斗不由心里一紧着,如果永井圭也被对方激起属于Alpha天性的话,岂不是也会和其他人说的一样,为了争夺这位Omega而打斗起来。
    光是想象那样的场面他心里就揪紧成一团,明明知道对方是不可能属于自己的,也清楚地明白就算没有这次的Omega,身为Alpha的圭总有一天会被其他Omega抢走,因为只有Omega能给予Alpha所谓的幸福不是吗?哪怕海斗并不愿意接受现实,但还是在无可奈何地接受社会的大流:只有Omega和Alpha结合才是正统,而Beta只不过是平庸的群众,不管在各个阶级都只能充当社会底层那种。
    即使心里是这么告诉自己的,他还是义不容辞地跑出教学楼,看着这面日思夜想想要越过但迟迟没有触碰的墙面。连犹豫的时间都没有。快步跑到墙边,然后踩到了墙面上一跃而起,整个人便翻到了隔壁。“哈……哈……”他活动下因为剧烈撞击而麻痹的脚腕后,就头也不回地往圭的教室方向跑去。
    此时的走廊早就混乱一片,愤怒的Alpha因为被Omega的气味引诱相互勾搭成一片,甚至连毫无气味的海斗也被他们认作是敌人而一并仇视着。可海斗并没有打算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他不得不连滚带爬地往自己所知道的那个教室里奔去。3年级的A班!就在他原以为抵达胜利终点的时候,却发现教室里正在互相殴打作一团的人们里面并没有那个熟悉的身影。
    心焦圭安危的海斗不由往里面喊了几声:“圭——圭——你在吗?”大概是被他的声音打扰,原本还在对着面前人挥拳的学生们统统呆滞地停下后几秒转头看着他这位陌生来客。冰冷又充满欲望的眼神让海斗有些背后发毛,因为气味而彻底发狂的Alpha们现在不过是和野兽没有啥两样。
    ——快逃!某个声音催促他的脚开始动弹起来,他踉踉跄跄地往门外的方向跑去,也没来得及细想发生在后面的骚乱暴动到底是何种模样,只是盲目地往某个方向奔去。
    说实话即使那么多次渴望着来到永井圭的学校,但事实上还是生平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于是对于这里的环境也是相当陌生,甚至他没有想到Omega的闯入引起学生怎么样的混乱。
  “喂!小子我没见过你!你是Omega吗!”他没走几步,就被几位人高马大的Alpha堵住路口道。
  “我是Beta,你从信息素就可以知道了!”海斗原本想要硬闯,可对方早就因为Omega而眼睛充血道:“哦?说不定你是注射抑制剂伪装成Beta也说不定。”为首男人露出奸邪的笑容:“让我摸摸看你的身体,我就知道你是不是Omega了!”他说完就想要伸手往海斗的身上抓去。虽然感觉不到Alpha所散发出的震撼气味,但海斗还是出于警惕而下意识往后退几步:“我只是来找人。”
  “给我抓住他!”男人大概是被迟迟找不到Omega而彻底愤怒起来:“就算是Beta,你做好来Alpha学校的心理准备吗?”他话音刚落,身后几位凶神恶煞的学生就将海斗团团围住。“哼,就算你挣扎也是没用的,Beta不就是社会渣滓吗?”他见羊入虎口,不由满意地笑道:“还不如让我们发泄下来得实在呢,说不定……”他露出奸邪的笑容:“你会爱上这种滋味也说不定呢?”
    可恶的家伙!我才不想被你碰到呢!海斗脸色一僵,二话不说就往站在右边的男人狠狠一拳,趁着他被自己击懵的瞬间而直接从空隙里逃出去。
  “混蛋!”为首男人试图拉扯住海斗的衣服,但是却被海斗狠狠踢中下身,不由捂着重要位置破口大骂道:“要是抓住你!我要找人轮了你!”
    早就跑远的海斗听到这宣言跑得更快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虽然自己作为Beta不受信息素干扰,但来自Alpha力量还是让他很不舒服。就像是他刚才挥出自己能够使用出的最强一击,结果只能让对方延迟几秒钟,如果是过去,他肯定能打倒这些人!
    深深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正在大幅度不如Alpha的海斗边跑边苦涩地想:这就是Alpha吗?他还能找到圭吗?
    始终将永井圭认为是需要自己保护存在的海斗,从未意识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永井圭也是Alpha。
    他如同没头苍蝇般跑了好几个教室,结果都扑了空。然而就在他快要放弃希望的时候,却从某位还算正常的同学那里得知他最想要知道的消息,永井圭因为某种原因去了医务室。
    这个消息让海斗有些愣住:某种原因?圭怎么了?是身体出身体还是……他隐约想到一个糟糕的理由:或许永井圭也是因为Omega而受到影响的人,所以才会去医务室。
    但不管他怎么思考对方会在医务室的原因,还是一鼓作气跑向医务室。当然见到圭以后做什么说什么,海斗其实根本没有任何计划,只是单纯凭着内心渴望而冲到那里。
    让他心情更为复杂的是当自己试图拧开房门时,却发现似乎被什么人锁住了。是圭做的吗?还是有其他意外事情?焦急的他不由急忙敲着门说道:“圭!圭!你在里面?我是海!你没事吧!”
    永井圭一直都是Alpha异类,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在一方面可以敏锐感觉到属于每个人物不同的信息素同时,任何气味对他来说作用都近乎没有。不管是发/情中的Omega气味,还是好斗的Alpha所散发出的战斗信息素,他可以感觉到这是来自哪里,但对于本身的他来说却不起任何作用,甚至觉得并没有什么区别。而这次他之所以选择躲在医务室,倒不是因为他终于受到Omega影响,而是他看到几位Alpha因为所谓的Omega出现而扭打一团,他一向对于这种大麻烦谨谢不敏,自然是早就做好准备避开漩涡区。
    只是他从未料到,原本准备在医务室蹲等到那位Omega离开学校,甚至为防止其他人闯进都专程将门锁好,他却在门外听到不可能出现的声音。
    ——海!他怎么会来到这里?
    他没多想,拧开门发现面前正站着气喘吁吁的海斗:“圭!”海二话不说就跑进来:“我听说你们学校出了意外,我就……”
    永井圭第一意识到的是,从对方身上传来的陌生Alpha气味,让他有些心情不爽:“海,你身上是?”
  “啪嗒啪嗒!”就在两人在聊天的时候,不远处传来匆忙的脚步声,永井圭下意识将海斗身后的门关闭后锁上,并且拉上窗帘。
  “那家伙跑去哪里了!”海斗浑身一僵,那声音是刚才说要轮自己的Alpha!永井圭注意到他的脸色不对劲,不由靠近几分问道:“海,怎么了?”
    海斗慌忙摇头,不想让对方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然而他身上的气味却暴露了一切。
    永井圭注意到他的表现,心里咯噔了下:海……在撒谎。
    从小以来,海对自己都好得超出异常,不管是鉴定没出来之前自己因为体质欠佳而被人讥笑,还是玩疯受到大人责罚,他总是一马当先地站在自己前面保护着他。就算永井圭内心再怎么冷淡,对于海还是稍微有点不太一样。可就是心中如此可靠的存在,却不是自己所猜想的Alpha,说实话永井是有些失望的:因为Alpha和Beta的地位等于是天上地下,而作为Alpha的自己毫无疑问会成为人类中最为优秀的存在,而只不过是Beta的海斗,大概只会成为普通人而贫瘠地度过一生吧。
    永井圭一直这么认为,因此拒绝对方递过来的橄榄枝。
    Alpha和Beta之间,是不该有任何友谊的。
    然而现在……明明知道Beta身上不会有任何信息素,敏感的永井圭却意识到在浓烈的未知Alpha气味之下,属于海的一股……香甜气味。
    这个形容词如果形容Omega无可厚非,毕竟Omega就是那种香软的存在,但如果用作Beta,大概会被人嘲笑是脑袋抽风吧?可永井却清晰地察觉到对方身上所散发出的香味,比Omega清冽,比Alpha甜腻的味道……
    不知不觉中,他下意识往前靠拢海斗的身体,试图更吸入一些对方的气味。
  “圭?”海斗整个人都靠在门上,他隐约意识到面前的永井圭有些不对劲,不再是所熟悉会对自己露出天真无邪表情的圭了。
    ——他怎么了?是因为那个Omega吗?光是想到Omega这个词语,他就心里泛酸。
    作为Beta的他有什么竞争优势呢?和一个Omega相比?
  “你等下。”永井圭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对劲的,让他十分愤怒的是海对自己身上所沾染到其他Alpha气味一无所知,甚至根本就完全不在意!他难道一点都没有发觉吗!那么难闻的气味!永井圭在海斗退无可退的时候,突然内心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既然海那么不在乎的话,沾染上我的味道也无所谓吧?
    他没多想就将行动付诸于实践,整个人都埋进海的怀抱里,将属于自己的信息素磨蹭到海的衣物上。
    海斗对于好友突如其来的行为先是吓了一跳,然后以为他是受到什么刺激而向自己求助。小时候的圭经常这么做,不由拍拍他的肩膀轻声安慰着:“发生什么事情了?圭?”
    很快地,他便发现事情并不是圭想要求助那么简单了。因为抵住自己大腿根部的,是一块又硬又热的东西。他脸色一僵,想要推开对方,却被圭过人的握力给死死按住了:“别动。”圭温热的气息正喷吐在自己的脖颈处,就像是野兽抵住猎物般的滋味,让他浑身颤抖。
  “圭……圭?”海斗第一次感觉到永井圭不再是记忆中那腼腆的孩子,而是一个极具攻击性的Alpha。不管是从对方身上传来的热度,还是施加在他身上的力度,都让他浑身上下不得动弹。
    紧接着,他感觉到脖子有撕裂的疼痛感,不知为何失去理智的圭对着他毫无防备的脖子狠狠咬了这么一口,然后海斗下意识想要伸手捂住颈部时,属于对方冰冷的手就这样子趁着他抬起手的瞬间抽出绑在自己胸前的领带,直接将海斗的双手高高举起,将领带当做绳子后强行将他的双手绑起来置于头顶。
  “圭你在做——”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下秒自己整个人都被对方拉得跪倒在地上,之后外裤被对方撕扯后抛弃,露出他那结实的大腿和黑色内裤。


之后:点我






我……再也不胡乱开车了【要死】

评论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