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宅基

昆仑山魔法学校优秀毕业生回忆录

秦沽月:


  一
  嗯,我是一名巫师。
  
  二
  我们丹药学的老师孙先生,全名叫孙思邈,是一个大名鼎鼎的……吃货。
  那个时侯先辈巫师们还只使用符纸,某次孙先生到麻将界开小灶,吃到了一种叫汤圆的东西,一见之下惊为天人,回了学校就偷了当时魔法人民大会主席周先生的鼎。结果鼎炸了,汤圆没做成,硬得咬不动。
  孙先生就喂了他的鹤。
  呜呜呜结果我们昆仑山就有了一只鸵鸟。
  然后我们就有了丹药学这门课程。
  
  三
  杜先生是我们格律学的老师。哈?怎么了?巫师就不能学诗了吗? 要知道念咒的时候咒语的典雅规范直接影响魔法效果的好伐?
  哦,不过有的同学就是不信邪,在这一方面极大的发挥了主观能动性,所以被反噬了。比如李白学长……
  哦天,杜老师简直要心疼死了。就差没有变成一株包治百病的板蓝根了。
  
  四
  别笑,板蓝根真的是神草。
  起码我们草药学的神农老师宝贝的不行,虽然学校后山一大片全是,但他每次做实验都恨不得取消实验课防止我们浪费。
  你是没见过他的表情。
  啧。
  
  五
  天台山也有个魔法学校,不过比较辣鸡。
  整个学校和他们的教学楼一样,都是辣鸡。
  当年想碰瓷我们学校,李白学长一纸御状告给了主席。
  “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
  真不要脸。
  
   六
  魔法生物的课本是《山海经》 。
  妈的,有个学长带回麻将界想研究一下魔法生物的吃法,结果被麻将们争相传抄一时洛阳纸贵就成了麻将界的流行读本。
  
  
  七
  说起来,总共有昆仑和蓬莱两个正规官方魔法学校。民办的那些,比如天台山魔法学院啊茅山千年魔法学府啊,都差不多要倒闭了。
  没钱。
  建国后没收了地产,全部充做旅游开发区了。
  真可怜。
  还是我们学校好,麻将们找破头也找不到,嘻嘻。
  
        八
  学校给每个入学生都发了芥子空间。
  唉,房价实在太贵了。
  比制作芥子空间的材料花费都贵。
  索性这么解决了。
  
  九
  魔法生物课的叶老师养着一条小白龙。
  还是神仙委员会一个分会长的儿子。
  仙界白富美啊,很多外国龙追。
  不过那些丑龙都没机会了,小白龙已经和我们叶老师领了跨物种相爱官方盖戳结婚证了。
  
  十
  唉,你说魁地奇?
  有啥好玩的,不如跳舞。
  教练做过麻将界蹴鞠队总教练,唉,盛名之下有虚士啊。
  
  十一
  变形课的老师总和我们说注意点别把同学煮了。
 
  十二
  我们昆仑和友校蓬莱关系还比较友好。大家都是资源共享的,尤其是那些上了年纪的客座教授,基本都拿着两份工资。
  
  十三
  不过大部分教授专家还是愿意来我们学校。因为蓬莱没wifi。
  技术人员说海上不好架线。
  哈哈哈。
  

评论

热度(59)

  1. 坂田宅基秦沽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