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宅基

輝樹(山崎大輝x上仁樹) (微新葵) - 吃醋+情侶吵架

Localpineapple:

輝樹(山崎大輝x上仁樹)


"吃醋+情侶吵架"


輝樹沒糧自己產QwQ寫得不好請見諒


把之前買的雜誌上報的鼻血事件拿來用


把自己昏倒的經歷拿來用(好孩子不要學,節食是錯的)


在稽古場要清水&交往中設定


最後求輝樹同好阿哭哭,他們是我唯一的新葵TT


新手上路請大家慢慢享用~


以上---------------------------------------------------------


 


    一如既往的黑組稽古中,LUI跟立在旁邊胡鬧,而拳太朗跟博喜正在練習他們的睦月くん跟弥生ちゃん的梗,剩下樹正一個人認真的跳舞練習


—因為自己比其他人底子差,必須努力追上才行!!不能給身邊的人添麻煩!


上仁樹總是一個人早到、總是比別人晚結束,就是為了讓舞台能更完美,為了讓"葵"更完美。


 


    練習室總是悶熱得讓大家受不了,汗如雨下是普通,就怕熱到昏頭了。


例如現在...


"阿咧?覺得頭有點暈吔?嗯...應該不是今天回暖的關係吧?我再撐一下好了,再一下就好。"心裡這麼地想著而繼續跳著新歌YES的舞步,但沒想到頭才一抬起來,眼前就一片漆黑,本是想找個東西扶著跪下,結果眼前根本沒東西抓,於是乎樹就硬生生地親了地板、噢不對是整個倒在地板上。


「怎麼回事?!」「たつきち!」  「快去拿毛巾啊」—


    醒來時已經是一個半小時候了,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眼前浮現的是自己的搭檔。


「大...輝..?」


「醒了嗎?!還好嗎?會不會覺得哪裡不舒服?」


樹搖了搖頭「不會...」


「是說大輝現在在這...上個工作提早結束了嗎?」  「結束了。」 


怎麼覺得大輝心情不太好哇...自己是不是又給大家添麻煩了呢.....


尷尬的沉寂,想了想樹還是決定隨便開個話題來化解一下氣氛,即便搭檔現在的神情看起來一點都不好。


「喔~提早結束的話那現在應該已是晚上7:00多了吧呵呵呵呵呵」


大輝轉頭看了時鐘,然後默默的回答「不對,8:20了喔」


「誒?!!!!!!!!!」這麼晚了?!自己不是剛剛還在練舞的嗎?!


太不妙了,得趕緊起來練習才是!  一個起身,從樹的鼻子掉落了一團紅色衛生紙球。紙球??嗯??紙球???


摸摸自己的鼻子才覺得好像不太舒服而且有血液凝固的跡象。


這時大輝嘆了一口氣問還沒完全清醒的樹「たつきち,你有發現你剛剛流鼻血了嗎」


「鼻血?我流鼻血了嗎?」←還沒醒(蓋章) 


「你知道你昏倒了嗎」


「我...昏倒了?」


「你知道你是中暑又脫水又加上血糖不足嗎?你連早餐都沒吃就這麼拼命的練習到下午?」發現大輝身旁躺著自己早餐的屍體,才想起自己的確是忘記吃早餐了......


「大家都很擔心喔」


「對不起...」果然讓大家擔心了...


「你知道當我一到現場看著大家跟醫護人員圍著你,我有多緊張嗎!你知道看到地板上的血!我有多害怕嗎!萬一是你的頭破了要縫怎麼辦?!你能在初演前拆線嗎!你知不知道我差點就失去了最重要的葵!如果今天因為這樣無法上台,你自己不會後悔嗎!!」一連串的怒火像針一般的刺在上仁樹的心上,本來就淚腺豐富的他,眼淚想忍但不爭氣的掉了。


不過腦子稍微被罵醒的樹,突然想到大輝剛剛說的話,等等?他說的是葵吔?明明現在躺在他身上的是自己,為什麼覺得大輝在擔心的是"葵"不是自己...越想越氣的不知哪來的勇氣他頂嘴了。是的,他_頂.嘴.了


「大...大輝你自己也是啊!是誰上次在夢見草最後稽古時練殺陣練到流鼻血!還堅持給我練完的!!最後一幕我邊哭還要邊看著奄奄一息的你(新)、甚至還流了真的血,再倔強你也要考慮到我的感受吧!你知道我當時有多慌嗎?還要背著台詞演完你才肯休息。說我不愛惜身體!害大家孰悉的"葵"差點登不了台,你呢?!你有擔心過自己的身體嗎?」


    剛剛氣勢很強大的大輝也沒料到樹會突然暴走,都懵了。三秒後他還是決定安慰又哭又大喊的上仁樹


「好啦對不起,我不該這麼激動,たつきち也先冷靜,不然其他人會擔心地從隔壁衝過來的。」


吸了吸鼻子,樹點頭。自己也是不應該這麼暴走,只是想到大輝剛剛掛念的是"葵"...新掛念葵,如今大輝口裡也是葵,那自己呢?"上仁樹"又有誰來掛念? 居然跟自己飾演的角色爭風吃醋,也是夠好笑了。


低下頭,大輝知道此時的戀人一定又在意志消沉鬧彆扭了。


「我擔心的不是葵,是你喔,樹」他彷彿看出對方的心思,輕輕地吐出了這些字


「咦?」


「山崎大輝的戀人是上仁樹,所以我擔心你。你不愛惜自己,我會生氣,たつきち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受傷的話,我也會不高興,因為我喜歡你,所以才會這麼在意,才會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回溯到上仁昏倒時,若不是其他組員的安撫,山崎除了想叫救護車,還想直接把上仁搖醒,當然,這太危險所以大家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阻止他,還順便阻止他崩潰撞牆。待他冷靜以及確認樹沒事後,校條也識相的把他家都移駕,讓他們獨處等樹醒來。


  「たつきち,抱歉,但是我好怕失去你,也好怕在台上身旁站的不是你...」抱緊眼前的戀人,窩在對方肩上的山崎大輝其實也在強忍著擔心的淚水。


「讓大輝擔心了,對不起...」伸手抱緊對方,他知道對方發抖的背顯示出了他有多麼的擔心自己,他有多麼在乎自己。


分開了擁抱,樹提議:「今天稽古結束後我們一起吃飯吧」「好,但是要吃清淡一點唷」


「恩!」比星辰閃耀的笑臉,大輝忍不住往戀人的嘴唇小啄一下、還不忘了用舌頭描繪了對方的唇形。


「好鹹。」 「啊啊啊啊!!!大輝你做什麼啦/////」在稽古場,平常他也不會這樣的啊,萬一被看到了那我們交往的事不就!?


「這是懲罰」 「もう!!!」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自己的右手還是默默地扣上了對方的左手。一輩子,都不想分開,都不要分開。


 


*此時門口默默浮現四顆腦袋。


「就說他們在交往吧~我的情報不會錯的嗯嗯(推眼鏡)」「還好沒有大吵」 「好了好了,都回去吧,今天我請燒肉」 「耶!!!」 


END 謝謝看到這邊的大家!一鞠躬

评论

热度(61)

  1. 坂田宅基Localpineappl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