坂田宅基

王子与失恋red(上)(新葵)

流云香雪:

紧赶慢赶,还是——没赶完……


新葵之日,我尽力了(趴……)


嘛,还是先发出来吧Orz


看题目就知道,这还是毁童话系列


Diablo童话故事系列的一部分


之前写的《一口吃掉你》和《人鱼之“泪”》都属于一个脉络的


至于本篇毁的是哪篇童话,其实不用我说,大家看看就知道了……


要找前文走这里


本篇目前是全员搭档向,嗯,虽然还没有全出场


如果可以接受,就请开始食用吧~


~~~~~~~~~~~~~~~~~~~~


王子与失恋red(上)


清晨的微风带着露水的气息吹起窗帘一角撩动着睡梦中人浅色的额发。长睫翕动,碧色睡眼缓缓张开,对上了一双深蓝的眸子。


“哟,葵~快起床啦~今天我要去隔壁镇子上一趟,明天傍晚才能回来,需要你照顾一下泪哟~”文月海亲昵地揉了揉皋月葵睡乱的头发,见葵醒了过来,海笑着说,“葵有什么想要我帮你带回来的吗?”


迷迷糊糊的葵听到海的问话,想起昨晚睡前答应要给新做草莓派来着,便条件反射的答了一句,“草莓。”


海点点头转身向外走去,走出房门之前,他想起什么似的回身补充道,“啊,对了,夜又不知道被叶月家的那小子拐到哪里去了……真是的,如果他回来了,告诉他在家老老实实等我回来。”


“诶?”


看着海带着微微怒意的高大背影消失在门口,葵还没从呆愣中回过神。


海叫他……起床?还要帮他……买草莓?夜被……叶月家的小子拐了?……是说阳吧?是阳的吧?还有……照顾泪?那不是郁的事情吗?


葵呆坐在床上努力分析刚才吸收到的信息,可是越想越混乱。这一定是个梦,还没睡醒,是个梦。葵不停地催眠着自己,重新倒回床铺中,用被子盖住脸,试图入睡。这时,被角被轻轻地扯了几下。


“葵葵,布丁……”好听的声音柔柔地透过被子传入葵的耳中。


“泪、泪?”从被中探出头,葵看到水无月泪抱着黑猫yamato一脸希冀地看着他。


“海说你会做布丁给我吃,真的吗?”


“啊……啊,布、布丁……”被泪充满渴望的眼神一直盯着,葵实在是不忍心拒绝,他抱着被子坐起身,“这就、这就去做。”


~~~~~~~~~~~~~~~~~~


这真是个奇妙的梦啊。


葵透过厨房里的木窗,眺望着一片田野,不知名的小野花点缀在青绿的草丛间,一阵清风吹过,轻轻地点着头。远处中世纪风格的教堂悠扬的钟声也随着这阵清风飘进了厨房,吹散了混合着奶香的焦糖气息。


泪乖乖地坐在餐桌边,啃着葵先给他用来磨牙的小饼干,鼻子却是不停地耸动,追逐着空气中飘散着的香甜味道。


“请问,泪在家吗?”清爽好听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


泪的注意力立即被吸引到了院子里,他叼着饼干抱着yamato站起身犹犹豫豫地看了葵一眼慢慢向厨房门口蹭去。


那是郁的声音吧?葵注意到泪的小动作,看来这个梦里的自己并不是善解人意的角色啊……


“泪想去找郁君?”虽然还没有完全搞清楚现在的状况,泪的想法倒是十分的好懂。


泪点了点头,随即顿了一下,马上又摇了摇头。


葵苦笑着问,“我之前不让泪和郁玩儿吗?”


泪一脸奇怪地看着葵,“海不是说要葵葵看着我吗……因为夜被阳拐跑了……”


“诶?”葵一脸黑线,原来海把自己当做棒打鸳鸯的棒子使了,他自己倒是跑得挺快。而且,“拐跑”什么的,就不能换个词吗……


在心里轻叹了一下,葵柔声问,“泪要不要邀请郁进来一起吃点心?”


“可以吗?”泪的眼睛在放光。


葵微笑着点点头,“当然。”


~~~~~~~~~~~~~~


看着郁拉着泪兴奋地向田野跑去的背影渐渐远去,葵收起上挑的嘴角,皱起了眉头。


通过和郁泪的闲聊,葵大概弄清楚了现在自己所处的时代和家庭关系。中世纪的欧洲,远离喧嚣的偏远村庄,战争孤儿组成的家庭,葵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昨晚睡前看了什么书?这个梦太富有想象力了……


就在葵在犯愁如何把现实中的自己搞醒的时候,却看到了夜在院子篱笆外面小心翼翼探头探脑的样子。


发现葵注意到自己的夜,向他比了一个静音的手势,指了指房子,口型上似乎在问海的行踪。


第一次见到夜这种心虚的样子,甚是新鲜,葵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海桑去隔壁镇子啦,明天才能回来~”


夜长舒了一口气,这才不好意思地从篱笆后头直起身来,走进了院子。他看到葵笑呵呵的模样,面上一红,“不、不要笑我啊……阳、阳没人照顾……也、也蛮可怜的啊……”


“嗯~~~没人照顾吗~~~我看镇子上应该有不少姑娘抢着照顾他吧?”


“喂!小葵,可不能乱说话的。”本来藏在道路转角的阳听到葵故意提高声音的话,忍不住显出了身形。


“阳、阳!”看到阳跳了出来,夜条件反射地四下看看,又想起来海不在家,按了按胸口,“不要突然出来啊……”


“我说,我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这么躲着的?”


夜突然低落地低下头,“都是我的错……牵连了阳……”


“啊啊啊~~~我不是在说你。”阳走到夜身边,手足无措地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葵抿嘴笑看阳和夜的互动,看来就算在梦中的世界,阳还是害怕夜伤心啊~


“我们还是到屋里面坐下聊聊天吧~泪也快和郁一起回来了,布丁也冷下来了哦~”


“诶?”阳和夜同时愣了一下。


“葵?”


“小葵?”


阳夜一脸不可思议的注视,让葵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


所以说,这个世界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


原来这个世界的自己这么听海的话啊,可是为什么出现的都是procella的伙伴,Gravity的同伴呢?新呢?


葵躺在早晨睁开眼便给他带来震撼的床上回想着这一天发生的一切。难得这次梦里没有出现新……醒了之后要多给他买几盒草莓牛奶呢……不知为何会产生这种梦不到新就有负罪感的想法,葵无奈地轻笑着,坠入了梦乡。


可是第二天睁开眼看到木质棚顶的时候,葵第一次感到了恐慌。


他在梦里出不去了!


而且更让他恐慌的是,泪突然惊慌地跑进他的房间,眼角含泪焦急地说,“海、海他……”


一切乱了套。


本计划第二天归来的海并没有回来,回来的只有他的马车和——一只手掌大小的白兔。


夜一早去阳那里还没有回来,郁也是刚刚得到消息跑进他们的院子。葵将不安地蹭在他怀中的泪送到郁的怀中,打开那只奇妙的白兔身上带着的布袋,取出一张纸条。上面用华丽的花体字写着,“属于你的宫殿在森林深处。”


葵反复读着纸条上的句子,总觉得那漂亮的字体在哪里看到过。可是焦急的情绪让他无法冷静思考。这纸条显然是一张邀请函,至于邀请的对象无非是目前与海有牵扯的他们几个人。


抬头看了看泪伏在郁怀中啜泣的模样,想了想夜容易担心的性格。葵咬了咬牙,翻身上了那匹独自跑回来的白马。都说老马识途,这匹马不知道年龄够不够啊……脑袋中飘过这么一个滑稽的念头,,看了看不知何时跑到自己怀里的小白兔。抬手扬鞭,留下一句“照顾好泪”,葵便驾马向镇外的森林狂奔而去。


~~~~~~~~~~~~~~~~~~~~~~~~~~~~~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指引,葵竟然轻而易举地驾马找到了森林中的城堡。是的,是一座城堡。那里有巨大的花园,高耸入云的塔楼,和一个带着墨镜围着红围巾的——


“新!!!”


尽管对方打扮怪异姿势更怪异地站在城堡大门前,葵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一天一夜没有见到的青梅竹马卯月新。


然而那位在六月飞雪中赤着两条胳膊被葵当作“新”的人,并没有搭理他的呼喊,依然保持着射日姿势(尽管是阴天),酷酷地站在那里,似乎如雕塑一般。


“新?”葵有些不确定了,新虽然思想偶尔脱线,但他不会这么脱线(大概?)。


小心翼翼地走到了雕塑新身边,伸出指头戳了戳他举得高高的胳膊。


嗯……软软的还有些温热,是活的。葵点点头,抬头看向活的雕塑新的脸。


“噗嗤”葵没忍住还是笑了出来。


刚才一直在震惊中,没有好好打量新的打扮,现在近看,真是的——不忍直视啊。


“你为什么要穿成这样啊~”


轻轻扯了扯新颈间破破烂烂的红布,竟一个不小心扯下了一小块。葵心虚地看了一眼新的脸,然而因为巨大的墨镜遮挡,并不能确定他的表情。轻笑了一下,没办法,戴墨镜的新太好笑,葵抬手想摘去那颇具幽默感的装饰物。


手刚刚碰到墨镜边沿,就被一把抓住了。


冷不丁的,熟悉的声音用着不熟悉的冷酷语调问道,“你要做什么?”


葵哆嗦了一下,因为抓着他手腕的手冰冷异常。


TBC


~~~~~~~~~~~~~~~~~~~~~


那个……这是篇甜文,嗯,甜文……


新葵,我还舍不得虐(这是flag)


最后,你的喜爱,我的动力,感谢食用!


新葵大爱!!!

评论

热度(92)

  1. 坂田宅基流云香雪 转载了此文字